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推动高质量发展

  • 日期:01-24
  • 点击:(804)


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是高质量发展的动力源泉,对于我国赢得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胜利,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具有重要意义。全要素生产率本质上是一种资源配置效率。产业结构优化、企业竞争和创新竞争带来的资源再配置都可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要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促进高质量发展,关键在于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完善有利于资源优化配置的体制机制和政策措施。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作出重大判断,中国经济已经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变为高质量发展阶段,对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提出了迫切要求。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报告对全要素生产率的要求,凸显了这一指标对于我国赢得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胜利,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重要意义。正确认识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内涵和要求,有助于确定改革的重点领域,更好地促进高质量发展。

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是高质量发展的动力。

经济史表明,全要素生产率水平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成败。改革开放前后发展绩效的比较也显示了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关键作用。长期以来,我们一直把提高劳动生产率,即单位劳动投入创造的产值作为衡量经济发展水平、质量和可持续性的重要指标。该指数非常全面,可作为衡量经济发展质量的重要标准。同时,应该指出,全要素生产率可以更好地考虑高质量发展的目的和手段,并提供一种不断提高劳动生产率的途径。我们可以从提高劳动生产率的三个方面来理解两者之间的关系。

一是提高资本劳动比。通过使用更多的科技含量和更高效的机械设备,可以提高资本劳动比,从而增加每个工人创造的产值。然而,提高资本劳动比有条件也有限制。如果增长率过快,超过工人技能提升的限度,投资回报率就会下降,这反过来又会降低资源配置的效率。近年来,我国劳动力数量减少,普通工人工资提高,许多企业倾向于使用更多的机械设备。然而,在一些企业中,工人技能水平等其他条件没有相应提高,导致投资回报率下降。

二是提高人力资本水平。经济学家通常用工人的平均受教育年限来衡量人力资本。提高工人的平均受教育年限可以显着促进经济增长。然而,平均受教育年数要大幅增加需要很长时间。例如,以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扩大大学招生为代表的教育大发展,使中国成为世界上教育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尽管如此,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人类发展报告》的数据,在1990-2000年、2000-2010年和2010-2017年三个时期,中国25岁以上成年人的平均受教育年限分别仅增加了1.7年、0.8年和0.5年。显然,虽然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促进意义重大,但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实现。

三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经济学家发现,当资本、劳动力、人力资本和其他生产要素分解决定经济增长的因素时,它们不能完全解释产出的增长,从而将生产要素对全要素生产率提高的贡献之外的增长来源部分归因于此。例如,我们从以下几个方面分析了国内生产总值的平均增长率

中国改革开放的前30年恰逢人口变化的特殊阶段,在此期间,人口变化的特点是劳动年龄人口迅速增长,非劳动年龄人口几乎为零增长。这种“人口多,粮食少”的人口结构打开了一扇机会之窗,分别从高储蓄率和高资本回报率、劳动力充足供给和资源再配置等方面创造了人口红利,并通过改革开放转化为高速经济增长。随着劳动年龄人口在2010年后转为负增长,人口的抚养比增加,传统的人口红利加速消失,生产要素驱动的经济增长不可持续。因此,我国经济要保持中高速增长,不断迈上新台阶,就必须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为主要途径,转向高质量发展。

全要素生产率本质上是一种资源分配效率。

借鉴发展经济学的研究成果,总结发展中经济体在促进发展方面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我们可以发现全要素生产率本质上是一种资源配置效率。

产业结构优化带来的资源再配置可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伴随经济增长的产业结构变化是一个遵循生产率提高和顺序演进目标的过程。生产要素,特别是劳动力,从低生产率行业进入高生产率行业,这可以提高整个经济中的资源配置效率。许多对中国经济发展过程的计量分析也表明,产业结构优化带来的资源再配置对提高劳动生产率或全要素生产率具有重要作用。例如,在1978年至2015年整体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中,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贡献总计为56%,其余44%来自三大产业之间的劳动力再分配。

企业竞争带来的资源再分配可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在市场竞争机制下,竞争性企业的生存和发展以及非竞争性企业的萎缩和消失能够促进资源的优化配置,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一般来说,发展中国家将通过产业间资源的再分配实现更大的全要素生产率提高,而发达国家将通过企业间资源的再分配实现更大的全要素生产率提高。在一些发达国家,企业的进入、退出、生存和消失可以贡献高达全要素生产率的1/3至一半。

创新竞争带来的资源再分配可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经济研究发现,创新将带来越来越大的规模回报。企业能否扩大规模,获得更多的生产要素等资源,从根本上取决于其创新能力。这意味着创新竞争带来的资源再分配可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而企业规模的扩大或通过非市场竞争方式人为选择赢家则与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要求背道而驰。

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关键。

从资源配置效率的角度理解全要素生产率为寻找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合适起点提供了有益的启示。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强调“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这正是围绕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进行改革时必须遵循的原则。要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促进高质量发展,关键在于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完善有利于资源优化配置的体制机制和政策措施。

用政府的“看得见的手”建立和维护制度和机制,使市场的“看不见的手”充分发挥作用。在宏观层面上,应建立市场激励机制来激励企业

在继续加大技术研发和教育培训投资的同时,我们将推动大众创业和创新。在任何时候,技术进步都是全要素生产率提高的源泉。人力资本不仅直接成为劳动生产率提高的源泉,也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必要条件。

完善有利于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政策机制。如果各种经济政策分工不明确、运行不协调,财政货币政策等短期监管政策除了具有反周期功能外,还具有刺激中长期经济增长的产业政策功能,这往往会导致高杠杆率、产能过剩等问题,并在一定程度上破坏市场选择赢家的资源配置原则。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了健全的金融、货币、产业和区域经济政策协调机制,有利于金融、货币和产业政策在目标和手段上相互区分,使其能够发挥各自的作用,相互协调,从而更好地促进经济和社会的持续健康发展。

瘦肉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