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职“套路”有多深?我们聊出这些血泪故事

  • 日期:03-11
  • 点击:(798)


vision China

Source:《中国经济周刊》

Reporter孙兵| Beijing Report

“裁员”话题最近筛选。对于那些超过35岁的人来说,当谈到裁员时,他们似乎会“颤抖”。当“中年危机”在工作场所爆发时,当离开或被留下是不可避免的,获得“应得的”补偿似乎并不容易。

最近,记者《中国经济周刊》采访了许多企业主、高级人力资源经理、内部法律和劳动法律师以及其他专业人士,发现员工在离职时被“殴打”的情况并不少见。当然,也有一些老板对他们的员工“习以为常”,抱怨普及知识的“学费”太贵。生活总是比电视剧好。这些“别人”的故事也可能给你一些启示。

“无固定期限”变得越来越难

人力资源总监应军的微信朋友圈是由皇马球员本泽马领导的,因为他的确是皇马球迷,但更重要的是,本泽马的昵称“打退堂鼓的人”让他也有同样的感觉(注:因为本泽马一输了球,球迷们就把本泽马吐出来,“怪本泽马”甚至成了网络热点)。

"人力资源实际上是一个后备角色。我们不能决定一个人是否会留下来,也不能决定以什么代价切断他的联系。我们只是执行者。”应军告诉记者《中国经济周刊》。

例如,裁员应尽可能让员工自愿离职,离职补偿率不高于15%,总预算受到严格限制。所有非定期合同都需要董事长的特别批准(潜台词是不批准),最好不要给没有定期合同的员工“增加任何东西”。休产假的员工总数也有配额……

“这些是我的关键绩效指标。有时候,老板只是说:马上让这个人走,没有报酬,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你能怎么办?我们只能让这一进程尽可能温暖,尽可能润滑双方的关系。”颖君说。

2008年,新的《劳动合同法》生效,对企业最有影响的规定之一是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条件。例如,劳动者已经在雇主那里连续工作了10年。雇主和雇员已经连续签订了两份定期劳动合同。

"一些知名的大企业率先通过改变公司主体和与员工重新签约来规避不定期合同。对于这种灵活性,相关部门没有给予处罚,这相当于一个不好的开始,所以许多公司开始效仿。”从事内部法律工作多年的李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然而,这并不完全归因于企业的“无情”。无固定期限合同的确是企业的一大负担。有些责任实际上需要由社会和企业共同承担。”李华说。

应军说即使业务部很想留下来,他们也会在第三次进入公司之前通过辞职程序。当然,这是补偿和自愿的。“公司里的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对一个公司来说也不一样,所以尽管员工们不满意,但他们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他说。

盈骏公司的行业是一个高薪但竞争激烈的领域。其员工的平均年龄只有28岁。这样的公司显然不能支持“游手好闲的人”甚至“超人”。"每一级工作人员职位、专家职位和主任职位都有相应的年龄上限。如果超过年龄上限,你将成为优化的对象。”他说。

但是员工“自愿离职”怎么会这么容易呢?应军说,常用的手段有严格的考试、调任、更换工作场所等。例如,公司的制度设计非常严格,甚至几乎达不到那种,但考核相对宽松,员工会认为这只是内部规则的空谈。然而,一旦你想离开,你只需要严格的检查。

"给一个高薪,只有一个人最好的十年,给两个人的薪水,让他做三个人的工作,这绝对是最划算的。控制员工数量也可以避免组织规模过大,降低效率。”颖军说,“这是冷血的,但这是生意和生意。你越早看到更好的现实。”

在一个网站进行的关于“高薪996”还是“低薪9比5”的调查中,超过70%的人选择了“高薪996”或“低薪9比5”

“虽然表面是平静的,事实上,我有一种预感,员工可能会留下来,但原来的领导会被冲走。我只是没想到这个过程会如此血腥。”阿达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她实际上已经准备好成为火。“但我的青春已在这里,我应得我应得的。”阿达说,根据她的年薪和服务年限,离开工作的报酬在最低的一级是几十万美元。

很快,艾达遇到了裁员的“典型模式”:跳槽。“我的老板先和我谈过,想把我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但他想搬到西南去开拓新的市场。我的客户资源都在北京。我不想谈论西南地区的顾客。我甚至没有认识的人。即使我咬牙切齿,我也无法完成高得离谱的关键绩效指标,我将在一年后离开。”艾达说。

但艾达也不是素食者。首先,她同意了这一安排,但她多年来一直在私下与她的大客户沟通。"十多年的友谊不能被新业务主管承诺的一两点折扣所取代。"她说。几个主要客户说,如果爱达离开,他们也会离开。老板别无选择,只能让艾达留在北京。

"我没想到的是,他们开始想出一个计划:有人报告说我有财务问题,并泄露了公司的商业秘密。老板建议说,如果我主动辞职,公司不会进行调查,否则,会叫警察来调查。”阿达说她咨询了律师,但是律师的话让她更加冷静,因为律师对她说:你能保证你的每一笔钱都不会有问题吗?你说老板让你这么做的。你有录音吗?给你找一个罐子太容易了。

"如果你在原来的公司,公司仍然会害怕老鼠。但这对新公司来说并不重要,弄清发生了什么也是原公司的问题。律师对我说,“你没有筹码。”阿达很无奈。她周围的人也建议她不要敲得太重。赤脚的人不会害怕穿鞋,但毕竟你脚上也有鞋。最好尽快找到一份新工作。

艾达说她最终妥协并提出离开。虽然艾达没有拿到遣散费,但艾达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筹码。多年来积累的人脉和客户再次帮助了她。

"以我的水平来看,公司能够提供最多六个月的竞业禁止工资,甚至没有(在竞业禁止协议签订期间,公司将支付员工原工资的50%,但员工不需要在合同规定的公司工作),但我最终得到了18个月的竞业禁止工资。”她说。

这个“带薪假期”足以让艾达放松下来,重新开始。但是她说她打算实现她长久以来的愿望:生孩子。

"你害怕因为工作而生孩子吗?”记者问。

“不,我没有结婚。我没有时间和我的男朋友在一起,只有和我的客户在一起。”阿达说。

"裁掉一名中层员工的成本可以裁掉10名员工,而裁掉一名高管的成本可能相当于100名员工。老板和人力资源部会尽力给员工钱。遇到麻烦时,得不偿失。李华说,与此同时,他发现许多公司正在利用举报职务侵占和经济犯罪来切断高级管理人员的联系一个公司副总裁或者一个业务总经理,能完全没事儿吗?如果我想留住你,我会闭上一只眼睛,如果我想让你走,我会打开它。”他说。

管理也很薄弱:火灾很难,雇佣更难。

邵琳五年前辞去工作,开始自己的事业,现在经营着一家拥有几十人的小公司。与整天想着优化裁员的大公司相比,邵琳担心的是如何招聘和留住员工。”我没有任何资本惯例,我只能尽量不被雇用。”邵琳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有一次,邵琳收到一份特别好的简历,希望申请公司的区域销售职位。因此,邵琳给他很高的基本工资。但是三个月后,这个人就没有任何表现了。”根据公司的规定,应该立即解雇它。但是我太想离开这个人了。我认为适应新的业务可能需要时间,所以我又给他三个月的时间。”邵琳说。然而,这个人仍然没有任何表现。最后,他真诚地向邵琳道歉

应该交学费还是要交。邵琳后来咨询了一名律师,看他能否收回付给这个人的工资。然而,由于难以获得证据,邵琳自己的评估系统并不完善,不得不放弃。结果,邵琳从痛苦的经历中吸取了教训,并决定尽可能使管理标准化,即使是对小公司也是如此。他请专业律师起草劳动合同和公司的考核制度,并认真学习《劳动合同法》。

从事内部法律工作多年的李华也建议公司在评估时一定要小心,最好有书面记录。对员工的处罚还必须有书面证据。“否则,当不合格的员工被解雇时,企业应该败诉。员工也是如此。如果你对考试的低分有任何异议,你不能签字。不合理的必须坚持当场修改,不求完美。公司表现好不好并不重要,但一旦公司的表现受到压力,你可能会被要求随时离开。”他说。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中的应军、李华、艾达和邵琳为假名。涉案公司的名称已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