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抓好长江流域水生生物保护工作 让母亲河早日实现水清岸绿、鱼翔浅底

  • 日期:01-20
  • 点击:(1908)


国家新办公室举行了一次政策简报会。在会上,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副部长俞康震说,“尽一切努力保护长江流域的水生生物”让母亲河尽快清理河岸,鱼在浅底飞鱼“本报网(记者韩朝)10月17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定期举行国务院政策简报会。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副部长俞康震介绍了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加强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的背景、主要内容和工作安排,并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俞康震说,2016年1月和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分别在重庆和武汉主持召开了两次座谈会,对长江生态环境和水生生物的保护和恢复提出了明确要求,强调长江经济带的建设应“先制定规则,把长江生态恢复放在首位,保护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不搞破坏性开发”通过制定规则,迫使产业转型升级,在坚持生态保护的前提下,发展适宜的产业,实现科学、有序、高质量的发展,“当前和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长江生态环境的恢复应放在压倒性的位置,大保护应放在共同的位置,而不是大发展。”这是《意见》版本的总体背景和总体合规性。

俞康震指出,以水生生物为主体的水生生态系统在维持自然物质循环和净化水域生态环境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是确保国家生态安全的重要基础。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和生活河。它有独特的生态系统,孕育着丰富的水生生物。它是中国重要的生态宝库和生态屏障。然而,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快速发展,各种高强度的人类活动不仅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而且改变了长江水域的生态环境,特别是水生生物。

鉴于长江水生生物面临的突出问题,2016年1月重庆研讨会后,原农业部会同发展改革委等相关部门开始组织起草《意见》。经过深入调查、反复论证和广泛征求意见,《意见》于今年9月26日经国务院批准发布。它由8个部分和22项具体政策和措施组成。它基本涵盖了长江水生生物保护的全过程和各个环节。它从国家政策的顶层设计建立了相关的体制框架和措施体系。它是指导当前和未来长江生物资源保护和水域生态恢复的纲领性文件。

俞康震表示,下一步,农业和农村事务部会同沿江各级有关部门和党委政府,将进一步动员部署,完善保障措施,完善推进机制,全面落实《意见》。大力推进长江流域水生生物资源恢复,减缓重点物种濒危程度,改善生态功能,优化生态环境,使长江母亲河实现清水绿岸浅底的美好愿景。

长江水生生物的“持续应急”保护、恢复和升级刻不容缓。

《意见》作为第一份关于单一流域水生生物保护的国家文件,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俞康震在回答一个问题时说,长江作为世界第三大河流和亚洲最大的河流,拥有各种生态类型的水和丰富的水生资源,是地球上淡水生物极其宝贵的宝库。据统计,长江流域分布有4300多种水生生物,其中400多种鱼类和11种水生生物受到国家重点保护

因此,此时发布《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是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共同抓大保不搞大发展”重要指示精神的重要举措。这也是实施党中央、国务院生态文明战略的有力起点。这是非常必要和及时的。《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规定了长江水生生物保护的目标、任务、主要方向、主要行动和保障措施。符合长江生态保护的现实,针对性和可操作性强。《意见》的引入有利于形成各部门共同促进、共同管理的工作模式,有利于营造全社会共同建设、共同分享的良好氛围。

俞康震在回答记者关于“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对保护整个长江生态系统和整个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有什么作用”的提问时说,做好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工作,对于正确认识和准确理解长江大保护的实质具有重要意义。

首先,生物和环境是统一的生命形式。我们应该从尊重和顺应自然的角度来理解水生生物在长江生态系统中的作用。生物和环境相互影响、相互制约,在一定时期内处于相对稳定的动态平衡状态。以水生生物为主体的水生生态系统是维持自然物质循环、净化水域生态环境的重要有机组成部分。没有水生生物的水是没有生命的“死水”。

其次,人和自然是命运的共同体。我们应该从中华民族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理解水生生物在历史文化传承中的作用。中华文明历来十分重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遵守自然规律”的哲学。它始终坚持“依时禁发、依度取发”的生态理念,强调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有自己的位置和自己的成就”。保护长江水生生物,打破资源过度利用造成的“公地悲剧”,不仅是促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和历史对我们这一代人的要求和期望。

最后,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最具包容性的民生福利。我们应该从满足人们良好期望的角度来理解水生生物在社会可持续发展中的作用。生态环境是关系到党的使命和宗旨的重大政治问题,也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大社会问题。水生生物是水生生态系统持续健康运行的基础,对维护国家生态安全、提高生态环境质量和提供良好的生活环境具有重要的生态安全功能。这些是水生生物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的丰富而优质的生态产品。它们是最基本和最具包容性的公共产品。这也是习近平总书记“清水绿岸,浅底鱼飞”美好愿景的恰当含义。

科学规范扩散和释放活动,确保渔民有序返回工作岗位。

在回答记者关于增殖和释放活动的提问时,马毅表示,水生生物的增殖和释放是修复天然水生生物资源、改善水域生态环境的有效措施,也是人们非常愿意参与的公益活动。每年6月6日,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在全国范围内组织“鱼日释放”活动,同时开展扩散和释放活动。2015年至2017年,长江流域共释放经济物种129.3亿种,珍稀特有物种3414万种,在一定程度上补充了繁殖亲本和生物资源,初步遏制了濒危物种的急剧减少。

马毅还说releasi

现在有两种主要的渔业生产方式,一种是捕鱼,另一种是人工养殖。2017年,中国水产品总产量为6445万吨,其中养殖4905万吨,捕捞1539万吨,占总产量的3/4以上。长江流域的水域面积占全国淡水总面积的50%。渔业资源曾经非常丰富。20世纪50年代,长江年捕捞量约为45万吨,占当时全国淡水捕捞产量的60%。因为全国淡水水产品总产量有了很大提高,现在长江干流的渔业产量还不到10万吨,只占全国淡水水产品总量的0.32%。可以看出,长江野生鱼类资源在我国渔业生产中的比重一直很小,影响不大。长江渔业已经到了一个“死胡同”,资源越来越少,鱼越来越小,渔民越来越穷,生态越来越差。

《意见》对长江渔业的发展进行了统筹考虑和安排。一方面,建立了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渔补偿制度,为渔民生计提供合理保障,引导长江流域渔民退渔转产,率先实现水生生物保护区全面禁渔,并在重点水域实行合理期限的年度禁渔制度,为长江恢复留出时间和空间。另一方面,要推广生态富集养殖、循环水养殖、稻鱼综合养殖等成熟的生态健康养殖模式,发展无饵料滤食和草食鱼类养殖,推广控草、抑藻、净化水质等生态修复措施,不仅让老百姓吃鱼,而且让老百姓“养鱼好水”,让老百姓吃“放心鱼”。

大力实施生态保护与恢复,开展濒危水生生物救援

在回答记者关于农业和农村事务部今后将如何实施《意见》,促进长江水生生物保护的提问时,俞康震表示,首先是实施保护和恢复重要生态系统的重大项目。在重要水生生物的产卵场、摄食场、越冬场、迁徙路线等关键栖息地,水生生物资源将成倍增加,原有生态功能将得到恢复,水域生态恶化趋势将通过河流灌溉育苗、江湖连通、鱼类穿越设施、生态调度、增殖放流等措施得到完全扭转。

第二是实施拯救珍稀濒危物种的行动计划。加强网格监测站的布局和建设,提高中华鲟、长江鲟鱼、长江江豚等珍稀物种及其水环境监测和评价的动态、网络化和信息化水平。坚持就地保护和异地保护并重,开展珍稀濒危水生生物异地保护,实施自然种群和栖息地就地保护项目;

三是协调保护与建设的关系。坚持上下游、左右岸、江河湖泊、主要支流的良好统一空间布局,进一步规范水生生物保护区、水源保护区、河源区和生态脆弱区等重要区域的开发建设活动,保持生态保护红线、环境质量底线和资源利用上限。

第四是加快实施渔民返航生产。加快推进长江干流、支流等重点水域渔业生产性捕捞作业的退出。我们将打击各种非法捕鱼活动,如“离网”和“电凝法”,使长江中的水生生物得以恢复。

五是建立和完善水域生态补偿机制。充分考虑保护区的分水岭和系统特征

——